<xmp id="m2cm4">
<menu id="m2cm4"><strong id="m2cm4"></strong></menu>
<menu id="m2cm4"><tt id="m2cm4"></tt></menu>
  • <nav id="m2cm4"><strong id="m2cm4"></strong></nav>
  • <menu id="m2cm4"></menu>
    袁冬青:行走在記憶的時光里
    編審:許新棟  ‖  發布時間:2016-07-29 8:44:45  ‖  查看2439次
      

     

    初識袁冬青

     

      臨沂詩人袁冬青的詩集《我們的記憶》于2016年4月份出版了。我在網上看到了這個消息后,與臨沭作家協會王統富主席聯系,想整理這本詩集的一些資料,刊登在青藤文學作家書庫里。王主席在電話里講了一些關于袁冬青的情況,有我知道的,也有我不知道的。
      我知道的是幾年前文友們說袁冬青老家是臨沭的,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他的詩便在《人民文學》《詩刊》上發表過,那時能上全國的文學大刊是非常艱難的。所以對他的崇拜和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感覺他一定是一個大家需要仰視才能見的人。
      后來又聽說他為詩歌的夢想,徒步行走大半個中國,一邊走一邊寫。在交通發達的今天,駕車穿行半個中國都是一種奢望,何況在道路交通尚不發達的年代。這些都不足掛齒,令人震驚的是他的中國之行是從懷揣50元開始的——無論在今天還是在當時,這都是不可思議的。
      我還聽說,因他的詩歌,他在許多追求者是尋到了一位紅顏知已,后來成為他的妻子,也因為夢想與現實的矛盾,他的妻子又離他而去……
      還有,聽人說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與鄉下種地的老百姓一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他走在大街上、集市上,任何人都不容易找到他,更不會想到人群中卻有一個全國知名的“詩人”……他像許許多多農民一樣每天干著重體力的活兒,扛水泥袋、種地、喂牛……
      我知道的僅此而已,他的詩歌和生活里是遠方、夢想,還有磨難。對袁老師的印象,除了崇拜和敬佩,甚至還有點憐憫。

     


    探訪袁冬青

     

      王主席說:你還是哪天采訪下袁冬青吧。
      于是,在7月14號這個炎炎夏日,文友姚慶江聯系了袁老師,我們驅車來到了臨沭,臨沭的文友王洋、凌塵、懷素、二丫、王藝潼又領著我們來到了位于朱倉鎮西朱倉圍里村158號。
      下了車,我看到這個普通的農家小院的門前站著一位膚色黑紅,上身一件半舊的T恤衫,下身穿著黑色大褲衩,趿著拖鞋,年齡在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嘴里叼著根煙卷,笑臉迎接我們。
      我以前見過袁冬青老師,那是在2016年臨沂市作家協會的迎春茶話會上。那時的他身著一件半舊的軍用黃大衣、一個大棉帽,腳上蹬著雙八十年代特有的翻皮大棉鞋,似乎身體一抖,便能掉下些土渣或草棒。在茶話會會場上,他默默地靜坐在那里,也與人不說話,既有些扎眼,又暗淡無光。
      臉型我是認得的,一看便知是袁冬青老師。他站在柴草成堆的門前。我看到門南的南瓜秧爬上了墻頭,門北面的香椿樹嫩綠的葉子,油亮油亮的。
      袁老師領著我們進入他家,一股濃濃的牛糞味撲面而來,院子不大,但是一多半卻成了牛的地盤,兩頭黃牛在簡易棚下悠閑地嚼著草,望著我們這群陌生的人。牛棚北面靠墻是是葡萄架,藤蔓纏纏綿綿地順著一根瘦弱的繩子努力向房頂爬去。院子北面是東西一拉溜的四間房屋,袁老師說這屋蓋了有三十多年了。西邊一間是掛耳房。墻上隨處可見脫落的墻皮,露出黃色的土坯。屋前是兩米多寬的前出廈,屋門東旁堆放著陳舊的棉鞋、衣物等。
      進了堂屋,一個聯邦椅、一個茶幾、一個冰箱,一張八仙桌和一張破舊的寫字桌,是袁老師的生活家當。寫字桌上橫七豎八地堆滿雜物,靠東墻豎著兩個書架和一個書櫥,上面擺滿了各類書籍。唯一一處與現代生活有關聯的便是堂屋東南角桌上擺著的電腦和打印機。袁老師說他現在剛學會用電腦寫詩。
      看到眼前零亂的一切,又想到剛才院子里的情景,里里外外給我感覺都充滿了一股土星子味。
      袁老師并沒有因此尷尬,而是很熱情地邀我們坐下。
      

     

    袁冬青的生活


      
      對于袁老師的生活環境,我們都大為震撼,我的腦海里又浮現出對袁老師最早的水泥搬運工的印象,便問他現在是否還出大力干活。他邊給我們搬椅子邊說:現在還干,跟一個工頭,哪里有活兒去哪里,扛一袋水泥掙3毛錢,一噸6塊,一天也能掙100多塊,好的時候,一輛車30多噸都是自己干,掙200多塊錢。說到這里,我能想象到,袁老師那黑紅的臉是在無數的烈日下揮汗如雨地扛水泥袋時曝曬出來的,肩上的100斤一袋的水泥,一天扛600多袋,要多少個來回,要灑多少汗珠子才能換回這200塊錢啊?
      這些,對于我們來說是不可想象的,但袁老師只是淡淡一笑。生活就是累并快樂著,沒有活兒時,他就在家里寫詩,或者在村里找人下象棋。袁冬青說,象棋是他詩歌以外最大的愛好。
      無論寫詩還是下棋,袁老師總是煙不離口。文友得知他一天得抽好幾盒煙時,關切地說:該戒戒了。袁老師默默地點點頭:戒不了。
      說到他的生活,不得不提他那帶有傳奇色彩的婚姻。我們毫無避違地問起了這個問題。袁老師也坦城地與我們說起他的婚姻、他的家。
      他的妻子是湖南人,因當年對袁老師的崇拜而慕名來到沂蒙山區這個小鄉村,她是一個干部家庭的子女,不顧家里的百般阻撓,歷經磨難,與袁冬青終成眷屬,并育一子,在那個小鄉村過著他們理想的生活。然而,理想中的烏托邦與現實的距離,卻是永遠無法逾越的。最終,這個曾經為了詩歌義無反顧地追求袁冬青的女孩,在殘酷的現實中還是離他而去,只為袁冬青留下一個兒子和滿懷的惆悵。
      說到兒子,我才發現沒有見到孩子,便問:孩子呢?多大了?你干活時孩子都怎么吃呢?
      想到孩子,袁老師一臉凝重,低著頭似乎在考慮什么問題,他說:孩子很靦腆,性格內向,一有外人,他就跑出去了。他暑假后上初二,我干活時,孩子就去他奶奶家吃飯。
      我說:這么大的孩子正處于心理成長的關鍵時期,你們爺倆應該多溝通。
      袁老師說:孩子很少和我拉呱。
      我心里一陣酸楚。對于這樣的家庭,孩子是最大的受害者,在他最需要關愛的年齡里,卻得不到家庭的溫暖,反而遭遇這樣的變故。而內向的孩子卻又從不來跟人說,也無法言說,小小的心靈只默默地承受這種家庭的不幸。
      我問:你有沒有想過,改變現在的家庭狀況?就是說再找一個,一個家庭要有一個完整的結構。
      袁老師說:今年我出這本《我們的記憶》時,我說沒錢,她就給我打來3000塊,今年“五一”她來過一次,看孩子的。別人也有給我介紹的,可我不想再找了,希望她能再回來,我也一直感覺她能回來的。
      聽到這里,我的心里又涌起一陣莫名的悲傷,其實我能體會袁老師內心深處的孤獨,他也是非常渴望幸福的生活,也非常愛孩子,他多么希望給能孩子一個完整而幸福的家,只是這些在現實面前,都顯得蒼白而無力。
      我想詩人或許就是這樣,生活的不如意給了他詩歌創作的源泉,但又讓他痛苦不堪,而詩歌回報他的僅僅能讓他暫時忘掉痛苦,卻不能徹底解決。這就是生活。


      

    袁冬青走過的路

     

      其實今天的采訪,我想更多的是以聊天的形式,隨意些,素材便汲取的更自然和豐富。
      熟悉袁老師的王洋、凌塵二位老兄,與袁老師聊起了他的詩歌創作以及在臨沂詩壇上的影響力。袁老師淡淡一笑,回到里屋,如數家珍般拿出了許多發黃的報刊,《羊城晚報》《臨沂日報·今日晨刊(創刊號)》《農村青年》《綠風》《飛霞》《臨沂廣播電視報》《沂蒙作家》等關于他走遍大半個中國體驗、創作詩歌的傳奇經歷,這些報道大多在2000年左右,那正是他詩歌創作的一個高峰期。而他的文學之夢,他的情感之夢,他的詩意人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的。
      為了詩歌與夢想,在1989年的春天,袁冬青懷揣著50元開始了他的人生之旅。一直到1997年,近十年里,他多次深入陜北、延安、東北長白山、黃河與長江流域、太行山、白洋淀、蓬萊閣……一路行走一路打工,一邊體驗不同地域的風情一邊書寫著充滿深情的詩歌,在這些艱難的歲月里,袁老師用詩歌與腳步丈量了他的人生夢想。那些年,他的《敲石者》《觀黃河》《母親河》《黃河源頭的母親》《黃河石》等詩歌在《人民文學》《詩刊》《芒種》《綠風》等全國大型的文學期刊上發表,奠定了他在臨沂詩壇的地位和影響力,也一度在全國產生較大的影響力。
      說到對詩歌夢想的追求,袁冬青談到了他出版的第一本詩集——《遠行與歸來》。近十年的流浪生活,不僅增加了了他的人生閱歷,還創作了許多非常厚重的作品,張正直、梁作金、劉青、李劍、劉京科等文友和媒體也做了相關的報道,得到了許多的社會關注。2000年,明天出版社與袁老師聯系,讓他拿出2000元為其出版詩集,其余費用由出版社解決。但剛剛結束苦旅的袁老師哪有錢。后來,浙江省蒼南縣龍港大學副校長朱克蘇得知他的事跡后,便慷慨出資圓了他的出書夢,出版了袁老師的第一本詩集《遠行與歸來》。遠行與歸來,是對多年來流浪經歷的總結與回顧。
      

     

    袁冬青的新詩集

     

      袁老師年輕的時候,帶著紅色的夢想走遍大半個中國,從嘉興南湖到江西韶山,從紅色故都瑞金到革命圣地延安,從華夏兒女咆嘯的黃河到百萬雄師經過的長江,無不留下他探尋革命成長、成功的腳步和身影。就這樣,歷經數年,他重走了一遍紅軍長征之路,創作出了大量關于長征題材的詩歌,并結集成今天我們所看到的《我們的記憶》。
      《我們的記憶》是一部“獻給昨天的人,獻給今天的人,獻給明天和未來”的詩集,分為《夢開始的地方》《光輝的歷程》《尋覓和傾中河水源頭的聲音》《中國延安》《中國沂蒙》《一個人內心的遼闊》《遠古的記憶》《一個人的村莊》《給大地鋪一條語言的道路》《月令》十輯,共210余首詩歌。是袁冬青2001年以來創作的作品,大部分詩歌記錄了他踏著革命先烈的足跡。“在草地上跋涉萬里,越過懸崖。我們對她愛多久,就在尋找她留在這個世界上的足跡”,正是心中這個不滅的信念,袁冬青才得以克服萬難,重走長征路,用詩歌為我們展示了中國革命歷史上熠熠生輝的一段輝煌歷程。
      說起這部詩集,袁冬青感慨萬千,一貧如洗的他走一路寫一路,2015年春天,他覺得應該結集出版,獻給紅軍長征80周年紀念。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經濟條件。于是,他無奈地選擇了今天的生活方式:每天出苦力扛水泥袋,掙錢出詩集。扛著肩上沉重的水泥袋使他想到了革命先烈矢志不渝的信念與力量,給他無窮無盡的動力。
      誰都不知道,一個農民每天用疼痛難忍的雙肩扛著沉重的水泥,大口喘著充滿嗆人的水泥味道的空氣,揮灑著混濁的汗水,過著清水寡湯的生活,只是為了出一本書。
      后來知道的人都說他是瘋子,卻都不會想到這本書是他偉大的夢想。
      就這樣,一袋一袋的水泥,一滴一滴的汗水,湊齊了《我們的記憶》的出版費用。
      一年后的2016年春天,《我們的記憶》終于出版了。雖然我們覺得這只是一本普通的詩集,通過上面這段文字也能了解出版過程的艱辛,但對于袁冬青卻是人生的大事,其中甘苦,只有袁冬青自己才能深切的體會。
      他說:有位偉人曾經說過,一個沒有歷史記憶的國家是沒有前途的。袁冬青用實際行動,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年華,用深情的詩句,把“我們的記憶”留了下來,留給了人們。
      詩集出版后,宣傳、銷售的問題又成了袁冬青的困惑。最早,他騎著摩托車去縣城的集市、路邊出攤賣書,收效甚微,袁老師為此一籌莫展。近日,得知消息的臨沂文友將袁老師出攤賣書的情景發到網上,引起軒然大波,熱心的文友們又為袁老師詩集的銷售開展了多種渠道:詩歌朗誦、青藤文學宣傳、微信群、QQ推廣等方式。說到這里,袁老師很感激臨沂的文友,多年來沉寂,自己似乎被人忘記了,然而這一系列活動的開展,讓袁老師感到文學的力量,看到朋友的熱情。
      袁冬青說:等資金回收得差不多時,他再出一本詩集,名字都想好了,叫《雕刻詩歌》。
      幾十年來,袁冬青在詩歌創作上是成功的,然而在生活上卻不盡人意。我問他是否對生活有怨言,是否會影響他的詩歌信仰。袁老師說:人,無論做什么事情都要有恒心,耐得住寂寞,堅持自己的信念,不為外界所擾,堅持走自己的路。熱愛詩歌的人是熱愛生活的,熱愛生活,生活就是美好的,哪有什么抱怨。
      這就是一個熱愛生活的詩人的境界,很簡單,常人卻很難做到。
      同行的文友問:大家對你的關心,或許會解決你的生活問題,改變你的現狀,如果解決了,你也應該走出去。袁老師說:我不想走出去了,在這鄉村里有詩歌做伴,有老屋做伴,一直終老。
      是的,袁冬青就是這樣一個人,歷經幾十年生活的坎坷,依舊淡定自若。你說他性格怪異也好,說他特立獨行也罷,現實的生活沒有磨滅他的個性與理想,無論別人怎么說,他只堅持自己的信念,走自己的詩歌道路,圓自己的夢想。

    臨沂市文學院
    表格下載
    8号彩票app8号彩票app平台8号彩票app主页8号彩票app网站8号彩票app官网8号彩票app娱乐8号彩票app开户8号彩票app注册8号彩票app是真的吗8号彩票app登入8号彩票app快三8号彩票app时时彩8号彩票app手机app下载8号彩票app开奖 澄迈 | 金坛 | 云浮 | 莱芜 | 鄢陵 | 贵州贵阳 | 济南 | 大丰 | 南京 | 淮南 | 高密 | 宜都 | 柳州 | 运城 | 偃师 | 如东 | 喀什 | 陕西西安 | 淮南 | 汉川 | 定州 | 松原 | 鹤壁 | 齐齐哈尔 | 玉林 | 阜阳 | 瓦房店 | 海西 | 新疆乌鲁木齐 | 馆陶 | 迪庆 | 吴忠 | 莆田 | 南安 | 定西 | 攀枝花 | 临汾 | 鄂尔多斯 | 汉中 | 改则 | 陵水 | 梅州 | 海西 | 西藏拉萨 | 汉中 | 邢台 | 石河子 | 三沙 | 诸城 | 单县 | 辽宁沈阳 | 遂宁 | 海东 | 阿拉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偃师 | 新余 | 陇南 | 临夏 | 泰安 | 甘南 | 三门峡 | 丹阳 | 鄢陵 | 三沙 | 乌兰察布 | 无锡 | 昭通 | 醴陵 | 荣成 | 漯河 | 黔东南 | 泰兴 | 包头 | 沧州 | 清远 | 昆山 | 海拉尔 | 三明 | 南京 | 安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绍兴 | 广元 | 楚雄 | 盘锦 | 南阳 | 东台 | 吐鲁番 | 白银 | 盐城 | 黄冈 | 河北石家庄 | 宣城 | 嘉峪关 | 武夷山 | 南京 | 湘潭 | 大同 | 海西 | 霍邱 | 眉山 | 单县 | 济源 | 龙口 | 靖江 | 舟山 | 珠海 | 秦皇岛 | 玉树 | 姜堰 | 象山 | 涿州 | 岳阳 | 海南 | 宁国 | 抚顺 | 邳州 | 阿拉善盟 | 青海西宁 | 潜江 | 清远 | 盘锦 | 永州 | 乌海 | 甘孜 | 衡阳 | 吐鲁番 | 铜陵 | 南通 | 盐城 | 龙口 | 阳春 | 十堰 | 青州 | 文昌 | 长葛 | 灌南 | 阿勒泰 | 常德 | 龙口 | 安徽合肥 | 宜春 | 哈密 | 安康 | 大连 | 淄博 | 洛阳 | 淄博 | 恩施 | 荣成 | 青州 | 自贡 | 海门 | 台北 | 蓬莱 | 象山 | 赤峰 | 秦皇岛 | 天长 | 泗阳 | 运城 | 莱芜 | 丽江 | 娄底 | 定安 | 阿坝 | 荣成 | 石嘴山 | 榆林 | 呼伦贝尔 | 博尔塔拉 | 澄迈 | 海拉尔 | 兴化 | 阿克苏 | 琼中 | 自贡 | 宿迁 | 仙桃 | 启东 | 普洱 | 丽江 | 渭南 | 台北 | 安岳 | 泉州 | 宿迁 | 万宁 | 绵阳 | 阿拉尔 | 秦皇岛 | 台中 | 武夷山 | 承德 | 甘肃兰州 | 黄石 | 任丘 | 肥城 | 遵义 | 兴安盟 | 廊坊 | 达州 | 天门 | 榆林 | 郴州 | 贵州贵阳 |